從世遺鼓浪嶼到超越世遺的奶奶廟 
八月八日,2017年
       我不曾想像,聯合國教科文組的會議會引發體育競技一樣刺激的新聞。7月8日,消息傳來,廈門鼓浪嶼同可可西里一併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使得中國與意大利在遺產數目上並列第一。怎料,不過一天,意大利又有『入賬』,『破中國新紀錄』。乍看這一輪新聞,以為國內會刮起保護傳統文化的新風。不料,幾天之後的新聞報導两地旅游热度暴涨,方知世遺桂冠引起更多的是大眾的獵奇之心。直到幾週之後《南方周末》一篇《鼓浪嶼不是吃烤串的小島》,才把當下的大眾文化觀引入討論範疇。
 
       文章引述廈門學者吳永奇的話,指出『上島的(遊客)多是半日遊,外地導遊嬉笑地介紹別墅原主人取過多少小老婆,遊客熙熙攘攘地扎堆在美食街……(鼓浪嶼)不歡迎(這樣的)低端旅遊』。繼續瀏覽文末的評論,會發現諸如『問問島民,賺錢開不開心』,『吃烤串就是低端旅遊嗎』的評論。這讓我想到最近看的一齣記錄藏民朝聖之路的電影《岡仁波齊》。同《鼓浪嶼》一樣,電影不乏『我堅信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磕頭是磕不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這樣實用主義的評論。除了這些評論,反映當下實用主義文化觀的還有一位清華大學建築學博士徐騰在『一席』演講中提到的因『缺哪個神仙,隨便建一個』而建成的超越附近世界遺產清西陵的河北易縣『奶奶廟』。
 
       固然,民間的造樓、造神帶著樸素的鄉土氣息,難以用經典的美學標準評判。但是,倘若略加追究,為了駕駛平安而造憑空『車神』;為了賺錢,為了口福就可以把寧靜的居民街道弄得烏煙瘴氣;為了虛榮,裝修家室華而不實,便不難發現這些現象背後暗含的,是不講原則、不知敬畏、一切為己、只求當下、只講方便的價值取向,豈不應謹慎待之?舊時也有民間習俗,不過求神拜佛不止誠心誠意,且知所敬畏,如願則還願。窮人講求口福也只青蔥炒豆芽,毫無虛榮卻也同樣講究。而今人,卻堂而皇之地指空洞的建築設計為美,拜灰頭土臉的塑像為神,認不勞而獲為有活力, 還恥笑與人為善、與世無爭之人。凡事『拿來』的、『醜陋』的『差不多先生』不僅不死,今世甚至登堂入室!
 
其實,跟鼓浪嶼一同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還有日本幾乎不聞於外世的沖之島。這座小島自4世紀就成為當地人信奉的海上守護神,見證了17世紀時期日本往來朝鮮半島的海上貿易。為此,小島至今禁止女性上島,每年也只限200名男性在大海赤裸淨身後方可登島。只是,成為世遺一周之後,新聞報導,就連每年的男性上島名額也一併禁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