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介紹
菲律賓呂宋島北部與其南部平原不僅在地貌上也在人文上有很大的不同(圖1)。那裡的群山裡居住著各種不同的土著文化,而伊富高就是其中之一。 “伊富高”一詞原本是指“從山里來的人”。現在“伊富高”既是他們文化的名稱,也是該省的省名。具體來說,那裡包括三個不同語系的族系,分别是圖瓦里人(Tuwali)、依樓卡諾人(Ilocano)和阿雅安人(Ayangan)。跟呂宋島南部平原地區不同的是,伊富高人在16世紀之前從來没有被西班牙殖民者統治,而只是在1898年菲律賓被美國管治後,美國傳教士進入當地,才算是真正与外來文化在當地有所影響[1]。因此,在之前相對獨立的時間裡,伊富高人形成了自己的土著文化,讓他們感到身份特殊和自豪。
圖 1: 伊富高省在菲律賓呂宋島的位置 (來源: Google Earth)
 
對於伊富高人來說,當代歷史裡比較重要的事件是伊富高梯田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認證,成為國際遺產地(Rössler, 2006,並在之後被糧農組織(FAO)又認證為全球重要的農業遺產地(GIAHS)。在伊富高的11個地級市裡,被認證的梯田在巴納威(Banaue)、 宏端(Hungduan)、其雅安(Kiangan)和瑪優瑤(Mayoyao)四市之中。這些市共佔伊富高全省32.35%的人口[2](Philippine Statistics Authority, 2015)和33.85%的面積[3] 我的研究主要在這些地市的中心和認證梯田群所在的附近村落開展(圖 2)。所有在當地的研究都在2016年六月二十七日至八月十九日進行。
圖 2: 四個研究地市的中心和伊富高國立大學所在(來源: Google Earth)
 
自從初次被西班牙人所知以來,伊富高文化就成為了人類學研究者的興趣。但也是直到在各種社會變化發生,如生活和教育水平的提升的最近,伊富高文化才開始經歷劇烈的變化。 雖然不少早前的研究者進行了這些文化變化和保育的研究(Albano and Takeda, 2014; Dulay, 2015; Madangeng, 2015; Respicio, 2013, 其中只有少數關注到了當地人對這種變化的主觀認知(Dizon et al., 2012; Joshi et al., 2000; Tilliger et al., 2015)。且依我所知,還沒有利用定性方法(qualitative methods)對人們對文化變化的複雜認知和理解進行的研究。 
 
在此研究中,我試圖解答的問題是:1) 伊富高文化有何價值[4] 2)如果其具有價值,應該從何保育 。我尋找這兩個問題的主要方法是詢問研究參與者對不同文化變化的看法。關注於此的原因在於,這樣可以揭示這些變化背後如人們喜好轉變的人為的主管因素,而避免所有文化變化都不為人們歡迎的前提假設。通過以直接而定性報告這些結果,我希望那些人們複雜的認知理解可以被反映出來,並用以形成有效的保育措施。因此,我共使用了三種研究方法:
 
1) 對通常是單人,但也有多至四個對象開展的一般45分鐘左右的半結構性訪問(semi-structured interviews) [5]。這些訪問先被錄音,然後再轉錄成文字用以分析。通過分析軟件(NVivo)訪問中的句子先被編碼,然後,我通過比對相同話題的編碼分析內容。再從其中選取具有代表性的文本用於此報告。我也將一台數碼相機借給其中兩個受訪者(一至兩個星期),讓他們拍下生活中重要或他們覺得有趣的東西用以分析。
 
2)十七個伊富高國立大學的學生 (IL[6] (18歲以上) 參與了一個“代際理想生活比照”的小組研究。我首先讓他們畫下自己未來理想生活的圖像,收集這些畫作後讓他們回家詢問其祖父母輩老人的年輕時的理想生活並也將其畫下。我讓他們對比自己和老人的理想生活,並把想法與感受寫在紙背[7]。我以其中中包含的元素分析那些畫作,而文字性的數據則以訪談內容相同的方法分析。
 
3)我也利用照片、錄像和田間筆記的方法做田間考察的記錄並用以分析。除了花在訪問的時間,我參加並記錄了諸如訂婚、葬禮和節日等活動 。我也到訪了梯田周邊的村鎮並以圖像記錄。田間的筆記通常是當時在場記下或是當天晚上補錄的。
 
為了了解社會中不同角色的人們的想法,研究的參與者涵蓋伊富高文化的主要持分者。他們是農民(RF)、商人和打工者[8](BW)、官員和公務員(GW)、文化專家[9](KE)、年輕人(YP)和外來者[10](VI)。這些受訪者以隨機的代碼代表,文中引用語句後括號裡的代表標誌著該文本的訪問出處
 
迄研究結束,我合共對70人做了60個採訪。這些受訪人是通過當地的研究助手依據他們對其所在的社會群組代表性、背景、影響力和對採訪題目的了解募集的。他們當中,男性佔36人,女性34人。他們的具體年齡並沒有被記錄,而只是依據外表判斷,30歲以上的有44人,其餘26人在30歲以下。 二十人務農,25人任職於公共服務機構或組織[11],26人經營商業還有11人為遊客[12][13]。其中,28人(40%)來自巴拉威市(後稱巴市),16人(22.86%)來自宏端市(後稱宏市),14人(20%)來自其雅安市(後稱其市),10人來自瑪優瑤市(後稱瑪市),其餘兩人(2.86%)來自附近的地市
 
此文涵蓋了關於伊富高社會從農業到旅遊業等的不同方面,由於這些方面互相聯繫,分立章節並不意味簡單的分割。總的來說,此文第一部分,自第二章至第六章,主要報導研究的結果。其中用到了大量的如直接引用文本[14]、照片和田間筆記等的數據。
 
下一章介紹的是伊富高農業的各方面及其近年的變化和人們對這些變化的看法。讀者們不難發現其中有不少於宗教相關的內容,因此,在第三章中我針對傳統的伊富高宗教和新近的基督教對社會影響上做了比較分析和討論。雖然梯田是農業的重要元素,但其存在本身對伊富高人來說具有著超越農業生產的意義。在第四章中我報告了梯田裡發生的變化和人們就此的看法,也介紹了目前進行的一些保育措施。梯田帶旺的旅遊業,是一個新興但在伊富高已然重要的行業,它也重新塑造著傳統的社會。連同一個在宏市的節日為個案,我在第五章中介紹了遊客和本地人的互相看法和他們共同影響的新伊富高。從農業到旅遊業,不少因素正改變著伊富高的生活方式,年輕人的住所和衣著與其長輩已有不同。在第六章,我對這樣關於生活方式的變化做出了討論。
 
從第二章到第六章,我盡量以客觀的方式著重報導受訪人的回覆,而在第七章中,我對包括伊富高在內的當下世界發展模式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以其為對照,我解釋了部分受訪人和我關於伊富高的價值體現在其社群的價值體系上的看法。這些價值觀,在這裡是指那些引領人們行為決定和判斷的標準和原則。在最後一章,我討論了受訪人提出的現行保育措施,同時提出了以價值觀為保育核心的看法。
 
請讓我再次聲明,此文的目的並非描述介紹伊富高文化的具體內容,而是通過人們對文化的看法和理解探尋文化的價值和保育的措施。在一些訪問結束前,我會問受訪人關於採訪話題的補充看法,其中一位受訪人這樣說到:”我們[伊富高人]通常並不關心我們的感受,我們沒有時間去問同事和鄰居關於梯田的感受“  (RF8)。 我希望,此研究能讓伊富高人從其內部開始這樣的討論,給他們提供找尋文化保育措施的一些信息,同時也引發那些非伊富高人關於我們生活和這樣的生活形成的世界發展模式的反思。
 

[1] 由於這樣的歷史,儘管在今天,伊富高流行播放的仍是美國鄉村音樂。
[2] 總人口數為202,802人。 (Retrieved 2 December 2016. ttps://en.wikipedia.org/wiki/Ifugao#Administrative_divisions)
[3] 總面積為 262,821公頃。
[4] 對所謂”價值“的判斷是結合伊富高人對其自身的看法和我對世界範圍的思考而定的。
[5] 所有的訪問都已英語進行。其中六名受訪人由於不通英語,訪問由研究助手協助翻譯。訪問的話題可見附件C。
[6] “IL”指 理想生活”ideal life.”
[7] 由於部分參與者無法在研究期內見到長輩,長輩理想生活的畫作只回收到了8副。
[8] 所謂商業營業者,是指那些以私有商業為營生的人,比如導遊、商販和手工藝品作者。
[9] 專家包括教師、宗教及文化工作者。
[10] 訪客 (VI) 包括遊客、外來研究者、新移民和自伊富高外僱傭的人。
[11] 從事公共服務行業的具體包括政府部門員工、本地研究者、非政府組織員工。
[12] 受訪的遊客包括7名國際遊客和4名菲律賓本地遊客。
[13] 這些數字總和大於70的原因是部分受訪人身兼數職。
[14] 方括號裡的文本是為了解釋或行文通順添加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