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德青年农业实用人才交流项目学习汇报 
十月二十一日,2019年

一、学习情况

这次项目大致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8月27日至31日在北京的项目启动及行前培训;第二阶段是9月1日至16日的团体在德游学;第三阶段是9月17日至26日的个人实习;第四阶段是9月27日至28日的项目总结。
 

二、行前培训

27日项目启动仪式过后的下午举行了我们作为学员的第一次讲座,题目是中德农业交流,由选址在江苏的中德农业示范园的负责人Fabeck先生主讲。Fabeck先生是一位曾在智利、澳洲工作过的德国籍农学专家,初初来华只有三个月左右。他的报告提到了在示范园工作的几个月发现的不少问题,如:德方提供的喷药机宽幅与田块不合造成的重复施药和污染沟渠的问题;农药塑料包装直接遗弃在田间的污染问题;国产拖拉机无封闭操作仓使得操作者暴露在施药环境和在晒谷场直接给种子拌种的问题。
 
图 1 高铁与简陋的农业操作的矛盾
 
作为一个中国农业人,听着这些问题,多少感觉羞愧。的确,我国的农业现状如他所言不假。扪心自问,其害处并非不为国人所知,不过不为国人所在意罢了。然而,就像报告后提问环节跟他说的,对比西方过去百年来的农业科学发展,中国农民从面朝黄土上千年的耕种方式发展到如今,速度其实可比高速铁路之发展。因为有比如中德交流的项目,我们应该对中国未来的农业充满希望。
 
行前培训中,除了这个讲座,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德国农业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张莉女士介绍德国农业的讲座。张老师的讲座首先通过自身的工作经历介绍了德国农业协会相比其他机构的情况,介绍了德国农业部涵盖范围广,包括土地、种植、养殖等多方面,因此政策制订落实可在部门内完成因此效果较好效率较高的特点。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张老师介绍的德国人的农业理念,以家庭农场为主,不求规模,但追求高投入产出比。在国内,规模总与投入产出比成正比,但张老师介绍,在德国,政府通过有严谨自然科学依据的定量化的农业法规(比如规定家禽数量对应的粪污处理农地面积、根据沼气原料产生沼气发电量的补贴价格、兽药需要执照兽医开处方才可销售等规定),将自然规律纳入经济运行中,确保了自然和经济投入产出比的一致性。
 
其实,在德国期间,我反而常常想起农科院李先德教授关于中国农业现状的讲座,其中“中国26.8%人口从事农业,有2.9亿农民工”的数字更常常我与德国农民交流时提起。这些数字,是造成我国和德国农业巨大差别的原因,我也提醒自己,眼前德国农业的景观或许指示着我们的未来,但国情的巨大差别注定了我国农业除了产业的性质,更多的是作为农村社会福利保障的属性。因此,德国所学所见是否可以照搬回国,还是需要结合国内的现状综合谨慎评判。
 

三、参观交流

1.参观交流概况

在抵达德国后的前两个星期,组织方德国农业协会安排了覆盖德国南北、种植养殖、生产销售等各维度的考察。下图是游学行程的路线图,其中A和G是德国农业协会总部,我们在那里参与了多场关于可持续农业和有机农业的讲座;B是德国农机制造商CLAAS公司;C是Munchhof农场:一家注重精准农业的家庭农场;D是在柏林的德国农民协会;E是柏林附近一家利用鱼菜共生系统的城市农场;F是Agt eG农场:东德合作社转型而来的大型农场;H是德国农业领域著名的霍恩海姆大学;I是KOB:一个服务博登湖地区的果树栽培合作社;J是一个小型的家庭奶牛场。
图 2 德国游学路线(谷歌地图)
 

2.参观交流感受

 
  • 农民的专业
行前培训时,中国农大的何雄奎老师就曾介绍他了解到的德国农场主都是专业人员。当时对此只是感性认识,但到了德国,每到一个农场,都能通过直观的例子见识到农场主的专业水平。比如,在Munchhof农场,农场主向我们解释了他通过购买服务公司的卫星测土和实地测土服务,利用土壤肥力图精准地将不同质、不同量的肥料施用在土壤。他的专业还体现在他对农业经济的掌握。对于他这样农户,之所以精准施肥,是因为节省的肥料成本不少,此外,合理利用肥料更能提高肥料的效率,增加产出。
 
此外,德国农民的专业也体现在他们对市场情况的了解和参与。上面说到的Munchhof农场主Christian,购置了能长期保存收获的谷物的巨大仓库,据他介绍,这样做能确保谷物在价格高时出售,避免市场价格波动造成的损失。在我实习期间参观的一个仅18公顷的苹果果园,农场主通过将鲜果和果汁直接零售给消费者,避免中间商赚差价,让农场获得了很好的利润。
 
图 3 Munchhof农场里的控温控湿谷仓
 
一定程度上说,这种农民的专业更会让从事农业的人多一分社会责任感。另一个游学参观的农场,是在东德时期曾被合作社化的Agt Eg农场,现任的打理人Thomas先生和太太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他们十分了解生态对农业的相互影响,尽管最近两年经历干旱,仍将部分农田转为生态保护林。这是将农业视为产业的生意人难以理解的社会责任感,正如站在自己掏腰包成立的保护地里时Thomas说的“if I am not here, this will not exist”(如果我不在这里,这就不会存在)。
 
  • 农村的活力
游学期间,多次在德国城乡间穿梭,我和其他学员坐在车上,多次感叹城乡差别之小。游学的第一站是农机制造公司CLAAS企业,这个在世界顶尖的农机公司,没有把总部设在城市,而是留在了创始人家乡的一个小村。如今,小村发展成CLAAS公司的小镇,居民多为员工。我们虽没见到创始人或他的接班人,但其高层的农村情节不言而喻。组织方负责人Frederik先生也向我们介绍,德国这样的企业数不胜数,是德国,特别是乡村地区就业率也不低的主要原因。
 
在Agt Eg农场,我们曾问农场主有没有难招年轻员工的问题,Thomas先生说不但没有,平均年龄还下降了。我们后来了解到,农场的餐厅对外开放,还会为老人院、学校送餐,农场也因此成为了村民讨论事务和聚会的地方。在我实习的Glinde村,也有类似的场所。一栋曾是村里烘培店的房子,被店主的儿子捐出来,要求是作为Glinde村的博物馆,但市政厅没有资金运作,于是村民成立基金会,自发组织每周一日开放博物馆,还利用老烘培室制作糕点,供游客歇脚。平时,若有村里的聚会,也会在博物馆里举行。
 
图 4 Glinde村里原是烘培店的博物馆
 
在霍恩海姆大学,给我们介绍可持续农业的Reiner Doluschitz教授就介绍了在他拿出500欧元,赞助居住的小村成立合作社,保持村里小卖部、诊所、游乐场等公共服务的运作。在被问到同样的金额是否在城市里能享受更好更多的服务时,教授介绍这样的行为并不是为了经济利益的考量,而是为了社区的发展。
 
  • 农业各环节的发达与协调
农机制造公司CLAAS应该是我们游学一行中看到的唯一一家农业上游企业。经介绍,我们了解到他们也在不断优化产品,满足可持续农业的需求,比如利用履带代替轮胎,增加土壤接触面积减小机器对土壤的压力。除此,还通过考虑农业下游产业的利益修改设备,如根据牛对消化牧草的需求调整牧草收割机的参数。从此可见,落实可持续农业的对象,远不仅仅是实际从事农事的人,而需从上游开始。
 
而在游学的最后一天,我们到了一家小型奶牛场。虽说小型,也有近300头牛。在问到牛粪如何处理时,农场主介绍说废弃物作为养分直接还田。后来我们得知,德国农业有对种植和养殖业的要求,要求每公顷面积的种植业必须接受一定数量的养殖业粪物,养殖业也必须将粪物还田。在我看来,这种法规科学地协调了种养殖业资源利用不合理的问题,同时,也将两者有机地限制在了可持续的规模。
 
图 5 Glinde村里羊奶场的猪粪还田罐
 
Reiner Doluschitz教授曾介绍到,德国有几家庞大的食品公司,这些食品公司存在垄断产业链的危险。与之抗衡的是,德国有丰富的农户直销、社区农业销售模式。比如上面提到的奶牛场,就在农场旁设立了自助商店。除此,我实习期间,也曾在超市见过在地的奶牛散装销售牛奶的机器。除此,在小果农密集的博登湖地区,果树栽培合作社通过集合社员的产量,提高了农户在收购水果的商社谈判价格的地位,而合作社并不从中赚取任何差价。据我了解,国内农业存在与德国类似的销售端攫取大部分利益的现象,而小农户只能受收果或收粮商人的压价,尚无有效的组织帮助农户获取公平的收益。
 
图 6 博登湖果树栽培合作社墙上的成员名单
 
在国内,我常鼓励身边的朋友多多关注食物是如何种植生产的,相信这会对农业有好处。而在德国,我发现人们对这类问题十分了解,如第一天早餐店的老板娘也能跟我谈起蜂类对农业的重要性,但却不料,这样的关注反而对农业产生了压力。在干旱的Agt Eg农场,我们看着天上的乌云,问农场主有否尝试人工增雨,农场主的回复是,如果这么做,环境主义者第二天就会来破坏农场。类似的还有因欧盟人们担心肥料使用污染水源,将地表水硝态氮含量限定为50mg/L以下,让农民苦于无法利用肥料增加产量。这种对农民利益构成压力的势力,有政治组织性质的德国农民协会应对。德国农民协会通过政治游说,向德国政府及欧盟争取农业补贴。据其介绍,单为德国种植业在保护环境方面措施的年补贴额,就达到4.9亿欧元(欧盟农业补贴概览可点击此处阅读)。
 
图 7 德国农民抗议环保规定禁止使用除草剂,在田里竖立十字架抗议,象征农业已死
 
然而这种环保的势力也并不总与农业对抗,在博登湖果树栽培合作社,我们了解到一个环保组织、超市和农民合作社三方合作的项目。项目鼓励农户在田间设置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装置,实行7年下来,检测到的物种数量翻倍。超市通过将这种模式产出的水果认证,获得更高的价格并分予参加项目的农户,做到多方受益。
图 8 博登湖果树栽培合作社示范果园里的人工野蜂巢

四、实习情况

1.实习单位简介

我的主要实习单位一个家庭农场,位于柏林西南方向120公里左右的Glinde小村,根据网上的资料显示,村里的人口有301人。Glinde座落在中欧地区一条重要的河流-Elbe河畔,据20世纪30年代德国土壤普查显示,这里拥有全德国数一数二的肥沃土壤。家庭农场由老农场主Lutz Roessler和儿子Max Roessler打理,自家共有250公顷土地,和一户邻居组成了总面积400公顷左右的合作社。农场主要种植甜菜、小麦、大麦、玉米等大田作物。Glinde小村里,还有一家有机农场,主要饲养山羊并由女农场主制作羊奶芝士出售,也是我的实习单位。
 
图 9 Glinde地图和地貌(谷歌地图)
 
另外,Max的母亲Jutta[1]还带我去了她妹夫的果园参观。果园面积有18公顷,种植苹果、梨、南瓜等作物,除了自产自销,还销售一些外采的农产品。我还跟Max的朋友Carlos工作的一天,他是Glinde村附近的一家比较大型的农业服务公司的经理,除了为公司老板打理1000公顷的土地外,还为周边的农户提供有偿的农业服务。
 

2.实习内容

我一直认为,农业是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文化的一部分。Glinde跟农场主Roessler一家工作生活的十天,不但让我体验到了普通德国农民的工作,更从与这家人的生活中感受到了他们的文化。
 
翻看这十天期间拍摄的照片,有太多细节可以记录,同Max讨论不同的农事操作的优劣、作业器械的维修调试、和这些器械的操作使用等等。抛开这些细节,若把Max作为德国农民的样本,这位德国农民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他有霍恩海姆大学植保和农业经济学双学位的背景,农业银行管理大小规模农业公司资产的经历让他明白大农场的效率并不比小农场高,加上自己的性格让他决定回家务农。可能因为这些背景,他与其他农民守旧的做法不同,他会不断尝试自己的想法,但他也知道对于务农,每个农民都有自己的想法,就像他常说的“you ask ten people and will get twenty answers”(你问十个人,会得到二十个答案)。除了在田里干活,这位农民还需要处理繁琐的各种事务,比如后勤、各种政府手续、投入品和产品买卖等,他多次跟我说的另一句话是“you can never make a plan a day before because it always changes”(你永远不可以提前一天做什么计划,因为事情总是在改变),这大概也能说明为何德国农民需要很高的专业水平吧。
 
图 10 Max试用新型的自动驾驶仪
 
Glinde村的有机羊奶场由Steffen和Gitte夫妇打理,常年有一两名农业学员来此实习协助,共有一百多头山羊、两只牧羊犬、三头猪、和两百多只鸡。农场通过种植有机牧草,饲养山羊和鸡,出售羊奶芝士和鸡蛋[2],制作芝士的乳清用于养猪,猪粪收集后返还牧草田,整个生产过程除了牧草种子,没有其余外来非有机投入。比起主要坐在拖拉机上开车的Max一样的农民,Gitte和Steffen的工作繁琐不少。每天上下午6点的两次收奶、牧羊、整理羊圈鸡圈猪圈,还要外出到附近的市镇送货和参加集市。尽管羊奶场就像一个小的草根作坊,但女主人Gitte对质量有严格的把关,除了对每只羊收奶前会检查奶水成色,还会定期对每头羊所产羊奶送实验室做化验检测,但最能极致表现Gitte对羊了解程度的,还是她能根据乳房形状区分每头羊的技能。除此,虽然规模小,但专业化程度并不低,自动吸奶的器械、专业的芝士制作室、冷库等一应俱全[3]
图 11 跟Steffen一早一晚在Elbe河畔牧羊是难忘的经历
 
Jutta妹夫Hamuld除了是个优秀的农民,更是成功的企业家。他打理的18公顷果园坐落在全德国土壤质量最好的地区,从来不用施化肥。果园种有多个品种的苹果[4],还有梨、樱桃和南瓜等作物,通过滴灌浇水。因为就在城镇不远的地方,周末假日常有市民游览参会,Hamuld也非常欢迎。在游学时参观的博登湖果树栽培合作社,我们了解到苹果的收购价在每公斤0.45欧元左右,Hamuld成功之处在于,他产出的苹果,在直销店的售价是每公斤2.3欧元左右,而因为有自家的250顿库容的冷库,苹果的质量比起超市每公斤3欧元的苹果都要好。
 
图 12 Hamund的自营店,旺季每天能有400多名顾客
 
见Carlos之前就曾听Max多次介绍他,知道他负责的土地很多,管理着很多大马力、昂贵的农机,想象会是个高大威猛的壮汉,不料,见面才知道也是个跟我差不多书生气的样子。在他办公室,Carlos先在电脑上给我介绍了他管理农机手的软件。软件可以实时显示每个拖拉机操作人员的位置和作业机械的各种参数(如油耗、速度、收获机的产量等)。他告诉我,每天晚上,他会在家里给每个农机手分配任务,农机手早上上班时会看到每天的任务,然后工作,而他会先在办公室查看总体情况,然后选择几处开车前去实地察看。介绍完办公室的情况后,我们便到了一处正收获土豆的地块察看。Carlos听农机手说,收割机参数可能有误,有些个头不小还完好的土豆被系统排除了。Carlos爬上操作平台,跟两位波兰女工[5]一起手工分选了一会后,爬上收获机调整了相关设置后,看过机器排出来的土豆没有问题后[6],我们就离开了。
 
图 13 Carlos管理的土豆收获机
 
察看的第二个农机手刚好是Glinde羊奶场场主Steffen的儿子Arne。还在羊场工作时我就和Steffen讨论过他儿子的情况,他告诉我,儿子Arne跟他在农业上的理念很不一样,经常吵架。现在见到Arne,我看他在类似飞机驾驶室一样的操作面板前快速的设置参数,大概能体会到父子两的区别了。虽然认同大型机械的效率,Arne却对土壤和作物栽培十分有研究。他给我介绍了Carlos设计的冬季覆盖作物和春玉米分别在坡底坡顶分行种植的系统,能保持农闲土壤覆盖的同时不影响开春后的播种作业。
 
图 14 Arne驾驶的拖拉机的操作界面
 
当天中午,我随Carlos回家吃午餐,其中有土豆,Carlos告诉我那是前一天在收获完土豆的田里捡的被机器排除的土豆,虽然会被收购商拒绝,却是完好的食材。与这种爱惜粮食类似的,是我一天在火车站换乘时的所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拿着面包,把面包中间软的部分用手撕干净后,我就好奇面包皮会怎办。这时他奶奶卸下背包,拿出一纸袋,把剩下的干面包皮放了进去。还有在Jutta和Gitte两个家庭,主要的食物都是面包土豆,配上一点番茄黄瓜和芝士,肉类极少。在我看来,这种对环保饮食的注重和食物的珍惜,并非通过引进德国农业技术和机械可以做到。​
图 15 Carlos家门旁他在田里捡回来的土豆
 
回顾这段时间与每个人的讨论,另一个常常出现的感受是他们对现有规模的满足。第一天跟Max维修机器时,他就说到,他银行工作时,发现大农场有极大的机械成本,虽然总收益能满足不亏本,但单位土地的效益并不好。辞职务农后,他发现大农场因为资金投入很大,需要马上回收利益,往往超负荷运作机械,不会花时间维护,往往造成需要更换部件等更大损失。而在自己的小农场,他在每次操作前检查机器,确保在问题还不严重时解决。Carlos虽在大农场工作,但在谈到自己理想的农业模式时,他仍然告诉我,宁愿自己拥有一个小农场,也觉得比在大农业服务公司要好。在羊奶场,我曾问Gitte何不扩大规模,即使不增加山羊数目,总可以多养一只猪吧,她回复说对现有的规模很满意,觉得那是真正有机和可持续的规模。这些人当中,果园老板Hamuld可能最有潜力扩大规模,我问他既然有成功的销售渠道,何不租用更多土地种植果园,而要限在目前18公顷的产量。Hamuld先生以一个经典的渔人和商人的故事回复我,说让别人赚别人的钱,他不需要让别人成为他的员工,让他们仰慕自己,只求有一份满意的收入,能养活自己和家人就好。
 
在我国,社会上常有对下一代农民的担忧。我本科毕业后曾在农村工作,一农妇了解到我学农后就曾感慨,学什么不好要学农业。然而,在德国,我并没有任何时候感觉到人们对农民的歧视。老农场主Lutz的儿子Max放弃了银行的工作选择接受家庭农场,羊奶场Steffen的儿子虽有不同理念,但也选择务农,Hamuld告诉我他的女儿最近把本是电子工程师的丈夫也拉进了家庭的果园,更有父母都是老师的Carlos每天下田处理农活。当然,德国的农民有比我们更好的工作环境和报酬,但我能感觉到,德国人对农民不但没有歧视,更是尊重的,原因在于正是这些人,生产出了每个人维持生存必须的食物。这一点,跟国内的农民没有丝毫差别。
 
图 16 农民家庭的标语“农民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职业”(图片来源:蒲坤明)
 
现在看着实习期间在Glinde拍下的照片,一切仍然能在脑海里鲜活地浮现。Glinde有我的一群朋友,他们各有性格但都热爱自己的事业,对人友好。我记得客厅里听着Jutta和Lutz分别给他们的孙子孙女讲故事哄他们入睡,也记得他们为第二天跟邻居朋友的聚会细心准备糕点材料。今年项目的主题可持续农业可能让人联想到许多农业新技术,但我学到最深的,是这种对下一代的关爱,对邻居朋友的热情才是可持续农业的基础。
 

五、回国后计划

德国的农业虽与我国存在根本差异,但我相信具有指示意义。我国农业要向德国农业的可持续方向发展,需要上至国家政策层面,下至每个消费者的消费选择,宽至其他配套产业链条的可持续性发展。在我们的学员中,就有来自农业不同领域的从业人员,从我们的讨论中,能感受到大家的信心,都认为我们国家的农业虽有差距,但我们都希望为了付出努力,中国农业的未来仍然充满希望。
 
就我所工作的化肥行业来说,这既是我国农业近十多年实现国产粮食丰收的基础,但也是自然环境受污染的重要来源。化肥与有机肥的差异,在于利益的短期最大化,还是长期最大化。在目前的整体政策框架下(如土地政策、农产品价格政策等),我们若从农户立场出发,往往对追求短期利益最大化而牺牲外部利益、长期利益的做法难以诟病。这需要从宏观调控层面,调整农户的各考量因素的比重。因此,从国家近年的政策可见,总的方向已从前些年的化肥总量零增长改为总量减少,并向有机肥发展[7]。从德国对农业中肥料投入的农场层面的法规看来,随着我国农业的发展,无论是化肥还是有机肥,对农场层级的投入量控制会逐渐加强。对于化肥行业,或许首先通过征税和补贴等措施控制流体价格,从而调节化肥和有机肥的占比,进而鼓励德国类似的通过测土加估产定量限制农场微观范围内的投入量。
 
对于化肥公司和从业人员来说,这看似是个挑战,但或许更是个机遇。在我国,虽然化肥制造工艺已属发达,也有先进的施肥技术,但在广袤土地上耕作的众多农民,仍然通过手工撒施普通的化肥施肥。目前,大多数肥料厂家仍注重销售,轻视服务,甚至存在为了增加销量忽悠农户的做法。因此我认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增加对环保型肥料产品的研发投入,争取制造出在当下粗放使用方式前提下改善养分利用率从而减少污染的产品。此外,同时组建具有土壤与植物科学专业水平的服务团队,利用移动互联网等新型传播方式,加强普通农户的土壤管理和植物营养管理水平,提升其科学辨别肥料优劣、计算作物养分需求量等技术水平。我相信若有肥料行业人能看清趋势,提前为国家农业的发展做好准备,积累人才,为服务专业水平逐渐提升的农民做好准备,不但转危为机,更有可能获得长久的发展。
 
农业的发展,更需要每一个人的行动。在国内,乡土教育或食物教育匮乏,人们的消费欲望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增加,然而,对安全健康农产品的要求、对环保饮食习惯的注重、以及对自然环境的关心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并不矛盾,相反,是这种向往的必要组成。在个人层面,我认为应该实践可持续的农业消费观,在消费时关注农产品的外部成本,以其生产过程的可持续性作为购买考量之一。同时,也向亲人朋友传播爱农重农的理念,希望形成可持续农业的社会基础。
 

[1]Jutta是我这次在德国结交的最要好的朋友,每天晚饭过后,我们都在饭桌上长谈,话题从常农业扩展到天南地北。她的职业是建筑工程师,但对农业和环境科学非常了解。我曾多次试图“考”她农业相关的小知识,都被她一一答出,后来再不向她抛书包。她最喜欢的笑话是“另一个星球遇到地球,问进来如何。地球答复说不太好,得了Homo sapiens(人类物种名)。另一星球笑着说,没事的,我也得过,过一会就好了”。因为她对农业和环境的关注,在消费上,她几乎不购买非有机的产品,这也常与从事常规农业的丈夫和儿子产生有趣的小矛盾。
[2] 还有老羊肉做成的香肠和鸡肉。
[3] 农业的机械化,应该是农艺与农机的结合,但在我国,农业机械化往往意味着大型机械的应用,因此要求农艺向集约化发展。而在机械制造水平非常发达的德国,机械化并不与规模直接相关,最直观的例子可见诸于道路上行驶的德制汽车,虽有各种德制豪车跑车,但德国普遍的仍是普通的小轿车。
[4] 苹果园采用矮砧密植模式。
[5] Carlos介绍两位女工时曾告诉我,“once a person can speak German, the person will work with the wheel not the soil”(如果一个人懂得德语,他就只会拿着方向盘工作,不会拿着土壤)
[6] 尽管如此,Carlos说,仍有10%左右的土豆因长成哑铃状或有伴生小土豆会被扔掉